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灯芯儿的博客

灯芯儿摇曳,看灯下人生忽短忽长……

 
 
 

日志

 
 

四川地震亲历纪实(一)  

2008-05-19 23:00:14|  分类: 忽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名亲历了四川汶川大地震的记者。5月12日地震发生时,我在成都。5月13日,我去了聚源镇中学和北川。回想起来,那30个小时,我何其幸运!

 

5月12日——

        我是幸运的,这一点当我看到从酒店15楼赤脚跑出的一脸惊恐的同行者之后就感觉到了。而随着对震区的深入,这种幸运感更强烈。我也感到了恐惧,但很快就有更强烈的感觉压过了恐惧,那是震惊、是感动,还有一丝愤怒。

 

5月12日地震发生后:渐进的恐惧感  

                                                                        全成都的人都跑出来了
         5月11日晚8点,我飞抵成都,参加一个汽车公司的活动,同行的北京记者有六七个。
         5月12日下午一点四十,我和另一名北京记者趁临走前的一点时间去逛酒店附近成都有名的仿古一条街——锦里。主办方告之3点钟从酒店出发去机场,我们回北京的飞机是当天下午5点的。
        下午2点28分,我和那名记者刚拐到特色小吃街,突然听到一家店铺里的小伙计很惊恐地指着桌子冲柜台里的女店员说“桌子咋晃咧”,紧接着就看到那两个女店员的脸色都变了,几秒钟后,整条街的人都开始尖叫“地震了,地震了”,我们愣了一下,开始随着人流向外面马路上跑,但跑了几步就停下来了。我意识到,到了外面也一样,而且,我们站的地方左边是低矮的一排小店铺,右边是供游客坐下来吃东西的大洋伞和木桌椅,没有什么可以砸落的东西,算是比较安全的。这时,这条街上的其他人也开始停止跑动,大家抓着木伞站稳,看着整个大地在摇晃,能感觉到有一股能量在脚下滚动。一分钟后,晃动加剧,高一点的房屋上的瓦片被震落到紧挨着的低一点的屋顶上,最终没有落下来。大概两三分钟后,晃动渐渐停止了,很多人还都捂着胸口站在那里。回过神的人开始往外打电话,但我马上发现电话已经打不通了,紧接着短信也发不出去了。
          我们开始往外走,看到进来时路过的一座求签算卦的两层阁楼上的横梁摔在了楼下的小池塘里,一同震落的还有遍地的砖瓦。锦里入口的星巴克已经关门了,因为这里多是木制建筑,市场管理员开始通知各家商铺赶紧断电。走出锦里,才发现这场地震给成都人带来的惊吓确实很大。满大街都是人,在大楼里上班的人跑出来了,餐厅里的服务员也站满了街边。这时虽然马路上车还在缓慢行驶,但已经打不着车。我们决定边走边找车。一路上看到,很多人穿着睡衣,光着膀子站在路边,有人抱着枕头,有人脸上还贴着面膜,有妈妈穿着拖鞋用被子裹着婴儿,后来听说春溪路有个女孩把包跑掉了,身份证、钱全没了,地震后坐在地上哇哇哭。
                           
                                                        到处是穿浴袍的人
         可能因为我所处的地点比较安全,所以我一直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还一直想着赶紧回酒店去赶去机场的车。我们最终决定坐公交车,还好公交车直接到酒店附近。车上,邻座的一个女孩主动给我看她收到的老板的短信,“下午不用来上班了,夜班也不用值了,你在哪里,注意安全”,她告诉我,她家在郊外,地震时正急着往单位赶上下午班。另一名乘客说自己是家乐福的员工,地震时“空调都掉下来了,瓷砖也掉下来了,地面都裂了缝”。
        公交车开到一个十字路口红灯停车时,看到外面街道上的人突然又有一阵恐慌,四处移动,我看到路牌在动,紧接着车上的人也都感觉到一阵晃动。
         到站下车后,因为手机不通,我们正想着怎么联系主办方时。抬头发现那一群人正站在车站旁的河边草地上,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一位厂家的同行者穿着浴袍和一次性拖鞋就从酒店15层跑了下来,他心有余悸的回忆说,当时正在泡澡,突然觉得水在动,反复几次后,他肯定发生了地震,披上浴袍就往下跑,他形容在楼梯上根本站不稳,被从左甩到右。厂家的另外两个女同事则头发蓬乱,光着脚,他们也在酒店的高层房间,说一开始不相信,后来发现不对劲就开始夺门而逃,还好,那个时候电梯是正常的。
         酒店已经疏散,我清楚当天是走不了了,我们想把寄存在大堂服务处的行李取出来,但被告知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我们只能在草地边坐着等,有人的手机可以时不时地发出短信,我借来发了一条,但后来证实对方并没收到。快4点时,有人接到短信,说震中在离成都不到100公里的文川,震级7.8级,这是一个和唐山大地震同等级的数字。大家才意识到,这是一次大灾难!
    
                                                           在露天茶馆待了四个小时
         下午四点,天开始阴下来,像大暴雨来临前的天象,紧接着闪了电,大家有点怕,开始往酒店走。
         酒店把所有旅客都疏散到了紧挨着酒店的一个临河的茶馆。所有饮食都是酒店付账,因为河边有好几家酒店,所以茶客中不乏穿不同颜色浴袍的。人大家议论着这场地震,回顾着当年的唐山地震,成都当地人说30年前四川曾有过一次地震,但之后再没震过。现在想来,当时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惨。
          来自酒店的消息称机场已经关闭,主办方开始帮着大家改签第二天的机票,但由于通讯中断,任何行动都无法实施,我们只能坐等。下午六点的时候,风渐渐大起来,落了几滴雨。震后的不正常也露出端倪。身边不时绕过低飞的蝴蝶,一阵风过,大家身上都落满了绿色的细碎的东西。“成都也有飞絮?”我很奇怪,但很快有人叫起来“是小蚂蚱”,确实是,大家赶紧起身拍打衣服。茶馆老板说以前都没有这些现象。
              就这样一直坐到8点,酒店通知可以进入了,但还不能上楼。


5月12日晚:地震后的不眠夜
                                           
                                                                 不敢一个人在房间里呆
          12日晚9点,酒店的固定电话可以用了,和报社通完电话后,我决定第二天留下来,于是冒着大风从酒店里出来取钱。我们住的酒店在成都市中心地带,但此时马路上一片萧疏,没什么车。我在酒店附近找到一家农行的自动提款机取了钱。回去的路上看到路边喷泉边的阶梯上坐了一排人,脚下放着大大小小的包袱,还有妇女抱着孩子。“逃难”是我想到的第一个词。
          酒店实行了紧急措施,不再接受新的住客,现有住客的房间也都重新调整,全部往低层挪。我的房间从16楼换到了9楼,从一人间换成了两人间。每个上楼的客人都要登记。我是不怕的,而且这时固定电话已经可以和外界断断续续的取得联系了,所以10点半左右,我进了房间一趟接听报社打来的电话。但我很快发现,这种时候一个人待在一个9层的空房间里是很不明智的事情,我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声。电视里不停地播放灾区的画面,坐在桌子前,对着镜子,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意识出了问题。从下午地震到这时,我第一次感到阴森森的恐惧。接完电话,我赶紧坐电梯下到了二楼。楼下的人告诉我,刚才确实又有一次明显的余震,我才明白在房间里的不是错觉。一整夜,我未曾再上楼。
        酒店的固定电话可以向外打电话了,我和家里还有报社取得了联系,但信号一直不稳定。零零星星的接到几个小时前的短信。
        晚11点,数名滞留在机场的记者被接了回来。据他们描述,因为地震时他们正坐车行驶在去机场的路上,所以没有太大感觉。但是到了机场后,发现航站楼前面站满了黑压压的人,那些人告诉他们,地震发生时,“机场的玻璃在跳舞,所有人拔腿就跑,很多人的鞋子都跑掉了。”                                       
                                                                         决定留下  余震不断
        大家都留在酒店二楼的商务中心商量对策。大部分人改订了第二天一大早的飞机,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要留下来,我的机票也就没有再改签。一名北京的记者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后表示想和我一起去灾区采访,过一会儿告诉我他已经初步和当地有关部门联系上,第二天可以派辆车带我们一起去都江堰,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毕竟两个人一起可以消除一下无助感,但紧接着他和对方的联系就中断了。我们继续等待。
         因为担心有余震,我和另外两名女记者决定就留在商务中心过夜。酒店也破例在商务中心和大厅休息区连夜服务,通宵供应咖啡。呆在商务中心过夜的住客中,还有一个上海来的女士,地震时她刚进25层的房间关上门,就突然站不住了,她以为是关门关重了,但过了两秒就意识到地震了,从25层惊恐的下来后,她再也不愿意上去了。在酒店大厅休息区的长沙发上,我看到一位老妇人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旁边坐着她的老伴和孩子的父母,脚下放着孩子的小车和大大小小的包袱,虽然是成都市民,但因为有老人和孩子,所以酒店还是接纳了这一家,并且服务员一直很细心的照顾服务。
          12点半,有出去的人回来说府兰河边上都是拉家带口出来过夜的市民。凌晨一点,听说有一名男记者连夜去了聚源镇中学的地震现场并且回来了,但是好像受了很大的冲击,只说了一句“地上都是学生尸体,家长拿着手电筒认人”,然后就下楼去咖啡厅独自待着了。这让我很震惊,对那个镇子而言,这该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夜晚。余震一直在持续,虽然有的感觉不明显,但桌子上矿泉水的水面清晰地反应出了每次波动。我和另一名记者开始出现了轻微的类似于晕船的征兆,反胃,想吐又吐不出来,只能不停地往洗手间跑。
                                                                 

 

 


 

 

  评论这张
 
阅读(44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