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灯芯儿的博客

灯芯儿摇曳,看灯下人生忽短忽长……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红酥手

2013-7-25 22:43:54 阅读422 评论0 252013/07 July25

        “红酥手,黄藤酒,呼儿将出换美酒??“——不对!哑然卡在这里,求助的看向老爸,只见他一脸“悲怆”的摇头叹息——”唉,还文学硕士呢!“我当然知道自己串到《将进酒》的”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上了,但这随口而出的三句听起来确实还挺押韵的。红酥手 - 灯芯儿 - 灯芯儿的博客
       拿出pad搜索,却才了解到这”红酥手“背后竟然有着如此一段悲凉古典的爱情故事。
       ”红稣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这首《钗头凤》词出自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世人都知道陆游一生遭受了巨大的波折,仕途坎坷。但却鲜知其爱情生活同样悲情。
宋高宗绍兴十四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婚后相敬如宾。然而,唐婉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以至最后发展到强迫陆游和她离婚。陆游和唐婉的感情很深,不愿分离,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母亲恳求,都遭到了母亲的责骂。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虽种种哀告,终归走到了“执手相看泪眼”的地步。
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便与唐婉忍痛分离。后来,陆游依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婉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这一对年轻人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
 十年后的一个春天,陆游满怀忧郁的心情独自一人漫游山阴城沈家花园。正当他独坐独饮,借酒浇愁之时,突然他意外地看见了唐婉及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 
尽管这时他已与唐婉分离多年,但是内心里对唐婉的感情并没有完全摆脱。他想到,过去唐婉是自己的爱妻,而今已属他人,好像禁宫中的杨柳,可望而不可及。
想到这里,悲痛之情顿时涌上心头,他放下酒杯,正要抽身离去。不料这时唐婉征得赵士程的同意,给他送来一份酒肴,陆游看到唐婉这一举动,体会到了她的深情,两行热泪凄然而下,一扬头喝下了唐婉送来的这杯苦酒。然后在粉墙之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陆游在这首词里抒发的是爱情遭受摧残后的伤感、内疚和对唐婉的深情爱慕,以及对他母亲棒打鸳鸯的不满情绪。
陆游题词之后,又深情地望了唐婉一眼,便怅然而去。陆游走后,唐婉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将这首《钗头凤》词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几遍,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便失声痛哭起来。回到家中,她愁怨难解,于是也和了一首《钗头凤》词: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浑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这次见面后不久,唐婉便郁闷愁怨而死。
 一首《钗头凤》的背后竟让有着这样一个《孔雀东南飞》的故事。
 而之所以想起这首词,缘于近日看到的一个说法:“红酥手、黄藤酒”中的“红酥手”实际上指的是一种糕点,和非佳人的玉手。而查询记载,两种说法似乎成立。因为在查到的两个版本的故事描述中,一说这杯酒是由唐婉亲自送过去的,另一种说法是唐琬嘱家僮送去一份酒肴。如果是前者,“红酥手”可以指的是唐婉的斟酒递酒的细腻红润的玉手,而如果是后者,则很可能是一种糕点,与“黄藤酒”同类,以美酒佳肴反衬内心的悲苦。
 对于是否存在“红酥手”,一种解释是,“红酥手”是宋朝一种宫廷点心,“红”表示点心的色泽,“手”表示点心的形状。不过,非常不诗意的是,如果在百度输入“红酥手做法”,查到的将全部是“红烧猪蹄”的做法。
 而在一份文学练习题中看到的答案似乎综合了两种说法,“‘红酥手’是点心的名称,用来形容唐婉美丽的手”。这种解释看来既符合当时情景,也映衬了作者的心境。

 



作者  | 2013-7-25 22:43:54 | 阅读(4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5日

2010-12-25 18:24:46 阅读380 评论0 252010/12 Dec25

一朝天子一朝“城”

       今天出差去了南京,期待已久,却时间短暂,不过这并不妨碍留下瞬间的深刻记忆。在去机场的路上看见了南京的老城墙,送机的师傅说有老的,有老的,有新修的,放眼望去,整齐古朴的城墙与南京城的外环并行绵延着。六朝古都,无城可超越。心里暗自庆幸在21世纪仍能亲眼目睹这段衰草丛生的城墙。随口问了一句,城门还在吗?满以为和北京一样,只在城中留这么一段城墙做个地标,兼做装饰(当然,北京的城墙都很新,很短,像一件后现代艺术品,愣愣的扎在车流中)。没想到师傅回答“还在呢,有三个老城门,已经准备把南京城的13个城门都恢复了。”

       “真好”,第一反应就是这两个字。“北京什么时候也能重建当年的城门”这句感慨刚出口就自损不已——“北京四九城的城墙早就拆的片砖不剩了,门挨着哪儿开呀”……

        所以,为南京庆幸,幸亏当年没再继续当国都,尤其是没有被新中国看重,要不然,在“除旧迎新”的国都建设法则下,“一朝天子一朝城”,历史上最大的拆迁工程可能就在这个金陵宝地上演了。

        当然,今天的北京城也早已不是拆城门、扒城墙的那一段城市特征了,目前这一代,京城的时代特色是水泄不通的二环、三环路,只可惜,这不属于固体类的城市建筑遗产,无法保留,还是继续贯彻“除旧迎新”的好。

作者  | 2010-12-25 18:24:46 | 阅读(38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时间可以治愈伤痛吗?

2009-5-12 21:28:46 阅读455 评论0 122009/05 May12

        

         太浩大的记忆,太沉重的回望。人人都会下意识的选择逃避。但只有5·12无法回避。这是一个集体记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悲伤记忆。一年了,伤痛与思念,哪个化解了?哪个加深了?谁也说不清。

         所以,虽然几天前就开始忐忑,可是今天还是沉静的看了中央台的“一周年祭”,坚持看到新闻联播后的回顾,但坚持到8点钟还是关了。对于一个经历了并在第一时间留下了直观印象的人来说,回望是一种很……的心情,说实话,是从心底里排斥。尤其在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很怕那时的感觉、难以释怀的遗憾再度翻起……

         这一年间,时常在想,或许我们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脆弱,时间无法治愈,但可以冲淡一切。但又或许只是某些东西变成了种子,深深的种下了,然后被一些新的日常记忆所覆盖,而很少有人会愿意时不时地就翻一翻心里的那片旧土,所以种子只会越埋越深,没有阳光,我们潜意识里也希望它永不发芽。直到有一天,当我们决定趁不多的时日仔细想一想自己这辈子都作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时,不管这颗种子埋得多深,它都会第一个浮上脑海。到那时,相信伤痛还在。

作者  | 2009-5-12 21:28:46 | 阅读(45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